2017pt老虎送彩金,留给罗永浩吹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08 18:05:23
人气:611

2017pt老虎送彩金,留给罗永浩吹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017pt老虎送彩金,留给罗永浩吹牛逼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来源于方独 ,作者万方中

11月3日,一则“罗永浩被限制高消费”的新闻在网络上炸开了锅,将罗永浩再次送上热搜:

过去的一年,关于罗永浩的新闻一条接一条,没有停止过。

市面上绝大多数的文章,都在将罗永浩当作一名娱乐明星来写。他的一言一行,随时牵动着所有媒体的神经。人们关注着关于罗永浩的所有八卦:无论是在机场叫人删视频、公司列表中除名、还是被前下属骂“厚颜无耻”,所有关于罗永浩的小道消息最后都不胫而走,成为人们饭后茶余的谈资。更不用说在微博上他直接炮轰宜家、回应吴晓波公司上市失败、向老同事道歉这些事件了。

在这一幕幕的浮华背后,人们已经忘了,罗永浩身为一名企业CEO的身份。

也似乎没有人在乎,罗永浩这些年做了些什么,更多的人在乎的是他说了些什么。事实上,过去的几年,罗永浩都在以每天十几小时的工作量来面对所有工作。但在媒体人的笔下,似乎没有人将其和李佳琦的勤奋相提并论。

同样的,当他从手机行业转身于电子烟行业时,人们又重新沸腾了起来,仿佛他曾经从未失败过。

这篇文章不是以娱乐的角度来切入罗永浩,而是以一名CEO的身份来写他,在这篇文章里,我试图将罗永浩担任锤子科技CEO期间的所有商业逻辑一一梳理清楚。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作为一名曾经的行外人,罗永浩是怎样从一片大好形势一步一步走向失败的。

我花了13000字的篇幅来记录下他,全凭一份写作的野心,我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机会来记录类似的事件。写下这篇文章,于我而言是个自省的过程,同时也希望给后来者有一份借鉴意义。

01 高调入场

如今我们回望中国手机的2014年,绝对是风云激荡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是4G网络普及的元年。

2013年12月4日下午,在3G商用近五年之后,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终于获发4G牌照,拿到了启动4G商用的资格。

虽然不如小米早早占坑,但罗永浩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入局,亦可称得上是幸运之至。因为之后的中国手机市场,随着手机这一行当的技术门槛提高,已经向局外人缓缓关闭,到得最后,已经没有人拥有进场的资格。

作为后来者的锤子手机,反超同行的姿势有很多种,但是偏偏,罗永浩选了难度系数最大的一个:做高端手机。

2014年的主流国产手机旗舰,小米、一加、荣耀等,全是围绕在1999的价格展开。仅有华为Ascend、OPPO、vivo等品牌将自己的定价放在3000元以上的价格区间,然而跟锤子不同的是,前者有低端系列荣耀6卖1999,后两者有销售渠道上的优势,主要通过线下售卖的方式,完美地避开了互联网手机的价格竞争。但即便如此,销售结果也不是很理想,根据2014年10月的数据统计,在3000-3999元价格段,仅三星一家,市场占有率就达到59.5%——也就是说,剩下的40%才被各大厂商所瓜分。

唯有锤子,作为一个新晋者,却只有一款售价高达3000元(3G 16G版,4G 16G 版本更是达到了3500)的高端手机与各路诸侯竞争。

在营销方面,罗永浩一直有一种幻觉,觉得自己是乔布斯的继承人,他觉得自己有“现实扭曲力场”(Reality Distortion Field)这个东西,靠着自己的执着,能将别人对国产手机的看法得以改变。他甚至在手机还没出来就扬言:如果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

惊世骇俗的言语固然引来人们好奇的眼光:人们想一窥究竟,到底是怎样的国产手机,让他一上来就敢卖3000块之高,但也为之后人们给罗永浩取了个“公孙永浩”的小名埋下了伏笔。

如果我们环顾过去几十年的科技史,你会发现:在科技行业里,很少有哪个品牌,从一开始就能在一个主流行业就从高端做起的,尤其是发展中国家里。即使是强壮如苹果,当年也只是从iPod——这个大到联想、IBM、戴尔都看不上,小到东莞一个山寨厂都能做的不起眼的MP3开始做起的。当乔布斯第一次站在发布会上发布他的初代iPhone时,他也是从很低微处开始发布的,先告诉观众要发布三个产品:

然后他反复说,他将推出的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部iPod、一部手机、还有一个互联网通讯器:

最后才亮相产品:iPhone。

通过反复说明将3个产品集合在一个产品中,乔布斯最后才亮相他的主角——iPhone:

为什么要是这样呢?实际上,乔布斯通过反复重复三件产品,想暗示所有的观众:其实他们买的不是一台手机,而是三样产品,而这个产品的售价,仅为499美元,你们是不是觉得超值?

即使是制造业后来居上的日本,当年也是靠着做山寨慢慢起步的。这是东芝当年仿的通用电气公司的电吸尘器:

这是日本的DMW山寨宝马摩托车,连商标都不放过:

这是日本的汽车,抄袭的时候一样连名字都不放过:

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的制造业,能一开始就能巨幅创新的,也没有谁能第一次研发产品就能冲击高端。而罗永浩作为一名新手,在中国手机还在下游挣扎的年代,一上来就将国产旗舰手机的价格,从1999干到了3000档。

02 “工匠精神”

说到乔布斯,跟很多人一样,罗永浩一直有一种幻觉,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乔布斯。他不仅仅采访中,还在演讲中反复提到:乔布斯是这个行业里唯一一个聪明人,又恰好死了,所以他的胜算很大——言下之意是,他是行业里第二个聪明人。

在罗永浩的微博里,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乔布斯,并将自己与之媲美:

并且号称自己有天要收购苹果:

是什么让罗永浩产生如此的感觉呢?

这源自于《乔布斯传》里的一个故事:

乔布斯再一次提到了当年父亲对他的教导:“如果你是一个木匠,你要做一个漂亮的衣柜,你不会用胶合板做背板,虽然这一块是靠墙的,没人会看见。你自己知道它就在那儿,所以你会用一块漂亮的木头去做背板。如果你想晚上睡得安稳的话,就要保证外观和质量都足够好。”

受到父亲的影响,当乔布斯做电脑的时候,哪怕里面的电路板别人看不见,他也会将他们设计得极为精致且好看。当别人拆机时,会被乔布斯的执着佩服得五体投地。

罗永浩仅仅看到了这一点,就以为自己得到了真传。他会在自己的手机中,不断地加入一些别人容易忽略、但别人没有的功能。比如:滚动截屏功能、发短信延时可取消、静音可直接调时间。还会将硬件的很多别人不在意的细节,比如说中框是否有断点之类的,花上10倍的力气去做好他。

在罗永浩的心里,因为将这些细节做好了,锤子就是一个高逼格的品牌,他还给锤子起了一个响亮的slogan:天生骄傲。

这里就诞生了三个问题:

第一,由于在其他手机公司面前,锤子手机只是一家小型创业公司,无论是体量还是研发,跟大产商都没法比。手机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并不是说你想做好就能做好,还要下面的制造厂、原件供应商的通力配合。但罗永浩的要求异常多,搞到下面的制造商不得不放弃他而转头服务于其他手机厂商。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当时公司的CTO钱晨建议罗永浩使用虚拟按键(实际上当时主流手机全都是在用虚拟按键),而罗永浩为了追求他的“情怀”,执意要实体按键:

锤子T1的正面是由玻璃做成的,要用实体键,则要在玻璃上开一条细长的孔。在玻璃上穿孔,导致碎裂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这就直接导致了良品率的降低。

锤子T1手机的代工厂富士康为了达到罗永浩的要求,最后只能用一个最原始的办法:将好的面板在一堆玻璃废渣里捞出来继续用。在富士康C08车间三楼的8台CNC机器上,员工不断清理生产线上的断壁残垣。

最后,富士康受不了罗永浩的意见多单量又小,于是他只好转移工厂。

这就导致了后来诸如代工厂跑路、出货延迟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些看似“运气不好”的事件,实际上埋下伏笔的不是别人,正是罗永浩自己。

第二,在一些毫不起眼的地方,由于罗永浩的固执,导致了虽然细节做好,但在大的方向,比如手机最重要的出货时间方面,损失惨重。

跟罗永浩一起创业的CTO钱晨,是一名曾在“中国手机黄埔军校”摩托罗拉研发部工作13年的老将,也被罗永浩搞到焦头烂额,他曾经反应:

罗永浩一个颜色就能折腾两三个月,特别痛苦,自己天天在那弄。我跟他讲,你不要随便做黑,不要随便做白,一黑一白实际上特别难。可是罗永浩也不听我跟他说,把这弄个红的,他都嫌我俗。

罗永浩作为一名手机新手,第一次上来就做了两个最难做的颜色,不仅仅难,而且是行业最难、连苹果都搞不定的颜色。纯白在整个手机行业,是苹果都避开的颜色,苹果在做两面白色的时候,中间用的是金属边框:

因为中框和前后背板的材质不一样,所以必定导致色差,最后不得不采用这个方法解决,而罗永浩他要的,是前后背板、中框整个通体无色差的手机:

这又将代工厂折磨到要死,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方法:通过人眼对比,将颜色相近的中框和前后面板凑齐一组做一部手机,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产量奇低,良品率极低。

第三,有些东西,虽然罗永浩很偏执,但实际效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比如T1 里让罗永浩引以为豪的拟物化图标,而在当时,其他手机全都已经开始扁平化设计了:

拟物化是乔布斯生前所追求的风格,乔布斯死后,苹果从2013年iOS 7 以来就改用扁平化的设计风格。作为科技界的领头羊,这股风潮很快被各大手机厂商和App所效仿。如果其他手机都用扁平而锤子手机用拟物,这并不是问题,反而显得锤子手机很有个性。但罗永浩面对最大的问题是,他的手机UI都是拟物,但是当你打开第三方App 时——比如微信、微博,里面都是扁平化设计,这种巨大的割裂会让用户感觉从一个世界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还比如T1的SIM卡槽,这是我见过最奇葩的上卡方式:作为一名使用者,你需要用官方提供的螺丝刀(罗永浩还专门强调其材质是用的手术刀级别的)将后盖的两颗螺丝拧开,然后按照固定的方向推开,露出手机内部,才能将SIM卡推进去。

使用者经常会造成螺丝掉落、螺丝刀遗失、推盖方向错误等情况,最后我的T1手机,由于SIM卡卡在槽内无法取出,我稍微用了一些力将卡拔出来,导致卡槽损坏,无法读取SIM卡而整部手机报销。

罗永浩在这些细节方面抠得异常变态,但是在手机的重大问题上:手机续航、出货时间、摄像头成像,没有一个能控制好的。

比如T1的续航时间,在使用一年之后,我将手机充到100% 后基本上一下午都坚持不到就没电了。比如他的摄像头成像,罗永浩声称“全世界第二好的摄像头”,在夜间的成像质量只能用“渣”来形容。

最要命的是产品的出货时间,据传,Smartisan T1 7 月 16 日当天发货量 仅为438 台,当日即收到返修订单 426 个,处理退货申请 3 个。这时总发货量才 10265 台,返修量却达到了 2253 台。

T1 是5月份发布的一款手机,直到7月份才慢慢发货,两个月的时间,很多看完发布会的观众都等不及手机发货便取消订单了,订单退订数量高达近 9 万个。直到10月份,相隔了半年之久,T1 才将产能爬上来,而这时都已经人走茶凉了。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半年的时间,其他手机厂商都能发下一代手机了,别人在卖最新手机的时候,锤子科技却只能卖上一代手机,销量可想而知。

然而罗永浩觉得:这是一种极致精神的体现,虽然代价是消费者、制造商、硬件开发主管一起焦头烂额地陪着他玩。

罗永浩将这些微创新、别人毫不在乎的细节做好引以为豪,他将这些细节的把控称之为“工匠精神”,“工匠精神”这个词之所以会被用烂,就是这么来的。罗永浩之所以“天生骄傲”,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拥有“工匠精神”,他在意别人从来不在意的这些细节。

如果将手机比作乔布斯父亲的柜子的话,那么罗永浩跟正常人恰恰相反:他花了大力气将柜子的背面做好,但是正面烂得一塌糊涂却置之不理。

然而,罗永浩的自恋,让他视正面而不理,反而陷在鸡毛蒜皮的小细节里深深不可自拔,并将这种精神作为鄙视友商的资本。2011年11月,罗永浩受邀去小米总部和雷军见面,本来是看下有什么合作的机会,结果发现理念不合。回来后,他如是评价雷军:

小米科技的雷军和魅族董事长黄章从来都是‘土包子’。

小米广告的‘屌爆了’还是有点特色的:傻。

小米最他妈没劲的是魅族mx那么烂的设计都要抄。

在苹果用户群里,这叫品味,在小米用户那里,这叫乏味。

在这里,我不想评价任何关于人品或者道德的问题,但是在罗永浩对雷军的评价里我们能看到:罗永浩想要的是品位,而雷军想做的是性价比。在罗永浩的眼中,雷军就是个土鳖。

但事实上,当我们今天再回顾历史,你会发现,罗永浩不过是刻舟求剑版的乔布斯罢了,而他看不起的雷军,比罗永浩想象的要聪明得多。

03 最后的机会

早年的智能手机行业,对国产手机来说异常糟糕。手机市场份额,被苹果三星两家所占据。不仅于此,利润也是被这两家所分割绝大部分。以2015年为例,全年三星占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的23.9%,苹果仅占17.2%。但是从利润来看,苹果占了全球智能手机利润的91%,三星占了14%。两家利润加起来,超过了100%,这是因为,其他家都在亏损。

归根结底,因为整个手机的上游都被国外产商所占据:芯片只能拿高通,摄像头拿索尼,OLED屏用三星。而像三星和苹果的手机,几乎每一个关键元器件从研发到生产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尤其是苹果,由于其闭合的iOS系统,从硬件到软件一套完整的生态链下来几乎全是利润。而国产手机,只能在不断完善其UI的基础上增加用户粘性,看看未来的路怎么走。

也就是说,当罗永浩开始起步做手机的时候,手机产商要获取利润,除开vivo、OPPO靠销售渠道获得超额利润以外,要在互联网这种价格透明的地方获利,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从硬件到软件,控制手机制造的每一个环节。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都是长期的技术积累,对于国产手机而言,这是遥远而不可触及的梦。

当罗永浩在琢磨着怎样将手机价格干到3000时,雷军却寻思着将手机价格进一步拉低。2013年7月,小米推出了第一代红米机,售价仅为799,第一批仅有10万部。

手机一出来,几乎是抢破了头,10万部瞬间被秒空。国产手机的价格,从小米的1999的价位,再次被小米拉低到1000以内。

手机行业本来就低,雷军再次把价格拉低,难道是为了亏更多的钱?

当然不是,雷军其实早就看透了国产手机的本质:看似是手机公司,其实是互联网公司。看似是做硬件,其实是占领流量入口。硬件虽然赚不了钱,但是软件可以赚钱,要的就是流量。既然要流量,靠的当然是量大。小米2018年第二季度的财务报表显示:互联网服务仅仅40亿的收入,却拥有25亿左右的毛利,其毛利率高达62.8%,甚至超过了手机收入带来的利润。

另一方面雷军亦明白:未来互联网的风口可能不在手机上面,而是会在某个智能家居上面。

2014年12月9日,小米开始发布第一代空气净化器,售价仅为899元。很快,因为其流量、价格、设计等优势,2015年就冲到净化器单品销售冠军,2016年达到市场占有率第一:

而后,小米又推出了灯具、洗衣机、空调、电饭煲等一系列的爆品。

事实上,在手机最困难的时候,是净化器拯救了小米,让他摆脱了手机的红海。因为比起手机不到5%的净利润,空气净化器可谓是暴利,根据行业内人士的爆料:

目前市售85%的空气净化器已是中国制造,而其中绝大部分产自长三角和珠三角。但目前空气净化器产品价格依然虚高,部分品牌产品降价60%之后依然有利润,但实际上目前市面上空气净化器的产品差异并没有价格显示的那么大。

罗永浩曾说:

企业专注是必须的,这是毫无疑问。但是专注的同时,如果你的主营业务,变现没有那么快,没有那么理想,你还是要想一些办法,做一些收入,做一些利润。因为以你运作这个主营业务的能力,如果用流行的说法叫降维攻击,如果你降维攻击到那些相对容易的领域里,你是能找到一两个东西能快速变现,产生一些利润,来补贴你长远发展的那个战略级的那个核心业务的。

我们可以看到,在罗永浩的言语中,他是打心眼看不起智能家居的。他说的降维攻击,实际上就是靠家电来补贴手机利润稀薄一事,他的理想是做手机,是颠覆世界。但是等罗永浩反应过来、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是2017年秋季了。

事实证明,罗永浩又错了。他看不起的东西,恰恰成为了今后所有手机厂商的新方向。推出单个电器并没有任何杀伤力,只是从互联网行业跳到制造业,跟传统厂商拼价格而已。但一旦所有电器连入互联网,通过一个APP进行整合,真正的致命攻击就来了。

很多米粉之所以一件件地买米家的电器,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性价比,更是因为,买米家的电器,能够通过一个APP 就能搞定一切了。比如以前睡在床上,如果要开空调,他们首先需要做的是到处找遥控器,如果是晚上,可能还要抹黑找灯。但是现在,只要对着智能音箱说一句:“将空调打开,调到22度”就好了,用户甚至不用起床。

即使小米家电行业占利润比例不高,但光凭这些用户打开米家APP,进去商城里买东西,都是巨大的流量。显然,小米已经摆脱了手机的生态,转向物联网占领先机去了。小米层出不穷的电器中,其中有一个定将成为未来5G时代的流量入口,而这些,既不是Google、苹果这些专注于几个单品公司所能做到的,也不是腾讯、阿里巴巴这些靠软件起家的公司所能企及的,这才是小米最可怕的存在。

当雷军悟到这些以后,罗永浩还在为怎样将手机中框的断点这种鸡毛事情而纠结不已。所谓消灭断点,不是张敬轩所唱的《断点》,而是自iPhone 4开始就有的设计,因为手机的中框采用的是金属材质,而金属会屏蔽手机信号,因此,出于对信号的妥协,苹果会在金属中框中间进行注塑,使得信号得以增强。无论是iPhone 4中框上的断点,还是iPhone 6上的大白带,目的都是在于此。

最后,这个断点终于在锤子手机上消失了,在T2手机的发布会上,罗永浩激动地说:“我们团队实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突破!”、“这是一个支离破碎的世界,而技术细节上,T2 是中国第一部实现全金属中框无断点的智能手机。”

结果和预想的一样,没有人关心这等鸡毛的事,作为一名手机的使用者,没有人像罗永浩一样,为了断点的消失而欢呼雀跃。罗永浩的这一行为,倒是像极了一个写自嗨文的公众号作者,自己写得高潮了,结果没人喜欢看。

最后因为整个手机的天线反复设计,再加上代工厂中天信跑路,结果锤子T2 跟T1 的命运一样,本来该在2015年夏天上市的机型,到了年底还迟迟出不来。等他能出货的两个月以后,这款搭载骁龙808 CPU的机型,又重蹈T1 的覆辙,被后面一大波骁龙820的机型所碾压。

在普通消费者看来,像天线消灭断点这种事情在CPU的提升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延迟的出货时间,直接影响了锤子手机的销量,导致T1最终出货量只有30万台,而T2更惨,只有10万台。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以下是2014年各大手机厂商的出货量:

也就是说,锤子两年的出货量,还抵不上即将失势的国产手机第九名——中兴两个星期的出货量。

罗永浩可能永远都不会料到,T2 将成为他玩票的最后一款机型,之后锤子科技所出的机型,将是他妥协的结果,手机行业剩下给他玩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04沦落

2015年8月,锤子科技发布了坚果手机U1,这款手机的售价仅为899元。一般而言,国产机达到这个价格,就都是用的ODM加工了。也就是说,自己是一个甩手掌柜,从内部设计到生产,全都交给第三方机构。据媒体透露:

严格来说坚果手机并不是锤子自家的产品,而是ODM产品。锤子只是负责设计外观而已,产品是由西姆通(SIMCOM)进行ODM代工的。

2016年10月,锤子又发布了价格 2499元的锤子M1,发布会上罗永浩不吝赞叹:“M1继功夫和颜值之后,肌肉也有了。”

彼时,锤子科技已经摆脱了供应链的苦恼,然而迎来的却是一款塑料感满满的手机,看起来完全不像罗永浩追求的极致产品:

在次年5月9日的坚果Pro发布会上,罗永浩终于道出了自己憋了一年的真实感受:“Smartisan的M1,从工业设计上是我们的耻辱。”

对于罗永浩来说,做企业仿佛只有两个极端选项可选:要么就极致到变态,每个细节都要按照自己的意思做,要么干脆敷衍了事。这和他的性格,简直是一模一样。

连续两年,两款千元机发布,预示着T1、T2两部手机已经让公司元气大伤,只能退而求其次,向下寻求千元机的市场。而此时,他的竞争对手正在往2000元以上的高端机走。

2016年10月25日小米新品发布会上,发布了一款名为MIX 的概念手机。这款手机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全面屏,引导了整个手机行业之后的“全面屏”风潮:

第二年,苹果的iPhone X 刘海屏才姗姗来迟——在此之前,诸如扁平化设计、天线设计、指纹解锁、3D touch等设计和功能,均是苹果在引领着整个行业在跑,而从2017年开始,国产手机也开始自己研发和领跑了。

2018年6 月 12 日,vivo 造出来一部正面全是屏幕的手机——NEX,售价也丝毫不含糊,高达3898元:

2018年6月20日,OPPO 也紧随其后,发布一款正面全是屏幕的手机—— Find X,售价高达4999元:

国产手机做所有的努力只为了一件事:将前面的屏幕做成真正的全面屏。这是真正的中国制造向整个世界科技界展示自己的肌肉,纷纷想进入高端手机领域分一杯羹。

为什么手机厂商都乐衷于做高端手机呢?原因有二:

第一:智能手机行业的绝大多数利润,都集中在高端手机,低端手机要有利润,全靠走量。2018年,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Research 显示,中国手机品牌的高端旗舰产品使得他们的总利润首次达到20亿美元。

第二,建立高端的品牌形象,同时带动自己的低端机的销量。

而锤子科技恰恰相反,比起早年T系列的激进做法,当大家都做高端机的时候,他反而往下探。即使到2018年,也只做出了一款“大下巴”的千元机坚果3和一款设计平平无奇的坚果R1:

在之后的采访中,罗永浩也承认,R1是没什么创新的产品。

手机行业中屡屡受挫的锤子科技不得不改变策略,在2017年11月,推出了一款售价高达3499的空气净化器产品——畅呼吸空气净化器:

这个价格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相较于小米2014年进入家电行业,锤子此时已经晚了整整3年,作为一名新手,他推出的这一款空气净化器光是滤芯,就能卖到799 元,在这个滤芯的基础上再加100,即可买到一台小米空气净化器了。罗永浩在手机上吃足了的亏,但好像没有长什么记性,又幻想着一上来就走高端路线。

结果,销量当然很惨,至今官方没能公布销售数量,我大概查了一下过往天猫和淘宝的数据,大概连3万台都不到。而友商小米2017年的销量在300多万台左右。

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

如果这么比喻的话,罗永浩就像逆风而行的人,他专门寻找没有风的方向自己飞,这是注定要摔跟头的。然而,这时的罗永浩仿佛还没睡醒过来,继续沉醉在他T系列的手机的梦里。他依旧认为:T系列的失败是由于国情原因造成的,而不是因为他自己。

空气净化器发布的同年,当凤凰科技问及盈利问题时,罗永浩表示:“今年95%以上能够实现盈利,除非天灾人祸。”

事实上,没有天灾,只有人祸。

05 最后的告别

2018年的5月15号,罗永浩在北京鸟巢举办了一场3万人的发布会,这场发布会仅100、200元的门票还有剩,其他价格的票均售卖一空。人们翘首以待,老罗即将推出的“颠覆性”的革命性产品。

发布会之前,罗永浩信誓旦旦地说:“说到这我简直要等不了了,总之到时候你们准备好纸尿裤,我们一起到鸟巢见证这款将改变未来8-10年的产品。”

跟以往任何一场发布会不同,罗永浩在这场发布会上,显得格外的紧张,他的额头一边不停地冒汗(据罗永浩事后解释,这是因为当时将原本准备好的风扇给拔了),一边现场在演示的时候不停地出着差错。

罗永浩不断地要求现场保持安静,以免他的语音演示受到干扰,一边要下方在出错的时候大喊“理解万岁”。

这款名为TNT的个人电脑,看起来更像个山寨版的微软的 Surface Studio:

用的是锤子自己的 Smartisan OS 系统,其实就是个放大版的安卓系统。售价却达到了惊人的9999——但请注意,这仅仅是一个触控屏的价格,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如果你需要完整地体验到系统,必须配合连接3499 元起的坚果R1 手机 。如果要购买到脱离手机使用的TNT 一体机,则需要花高达14999 的价钱才行。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目前苹果,做了将近30多年的电脑了,产品进行了无数次的迭代更新,起始售价也就在10000左右。

跟TNT 只有显示器配置不同的是,这个价格是包括CPU、内存、硬盘等完整的主机,虽然他只有21寸并且不带触控(确实触控在生产力设备上也作用不大),但他却拥有无数人认为最优雅、好用的电脑系统之一——OS X。

反观TNT,他不过是建立在安卓基础上的OS。

TNT中包含的两大特性其实早有前车之鉴,注定着他的失败:

第一,还没有哪个脱离手机的安卓系统能获得成功的,这其中包括三星、小米疯狂投入的安卓平板,以及搭载Chrome OS 谷歌自家的Chormebook。

第二,没有哪个触控屏的设备能作为主流的生产力工具,这其中包括商业模式极为成熟的苹果推出的iPad Pro 系列,以及做办公操作系统起家的微软Surface 系列,他们花了6年之久的时间,试图将一款触摸屏设备做成生产力工具,但最终依旧反响平平。

即使做对了产品,这种旷日持久的投入与研发,是远非锤子科技这种小公司所能支撑得住的。更何况,罗永浩只是简单地将两者和语音识别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漏洞百出千疮百孔的系统。但类似的语音功能,在Windows 之上早就有了,只是没有人使用,因为没有人会在工作的时候去说话。因此,在发布会之后引得人们疯狂吐槽就不足为奇了。“安静!吵到我用TNT了”,成为会后人们会后的经典段子。

会后,罗永浩是这样评价人们对他的嘲弄:“先知先觉的人走在前面,有时候不得不放慢脚步等一下走在后面的笨蛋,但他们走过来的时候,还带着嘲弄的表情。”

但事实上就是:这是一款完全失败的产品,发布以后,罗永浩在微博里就不愿再多提及。锤子官网上预约页面也由“全款预约”变成了“到货通知”。据悉,因为预定的人太少,TNT的代工厂惠科根本就不愿意接单。在公司内部,大多数员工也不愿意提及这一款产品。

即使之后锤子科技将系统改成放在任何屏幕上免费使用,也很少有人拿他来办公,毕竟,光是涉及到最基础的Office 套件适配的问题,就已经远不是锤子科技这种小公司能搞定的了,更不用提PS、AU、CAD 之类的专业软件了。

TNT之后,锤子科技再没有新品出来,随之而来的,是罗永浩退出董事长的位置,接手公司CEO 位置的,是一张崭新的面孔:温洪喜。

至此,罗永浩的手机梦已然完结。

2019年一整年,在手机行业竞争日益激烈、手机产商均在抢夺5G 风口的当下,锤子科技仅发了一款4G 手机——坚果 Pro 3。而10月31号的新品发布会,已与罗永浩完全没有关系了:

06 罗永浩,一个从没赢过的人

财经作者吴晓波曾经这样评价罗永浩:

第一,梦太大。第二,入错行。我为了讲这个课,专门买了锤子手机。我买的时候京东商城只剩4部手机,我拿来做纪念。罗永浩聪不聪明?聪明。会不会说?会不会融资?勤不勤奋?为什么挂掉了?因为他入错行了。他做手机是2014年5月份,2013年中国销售手机3. 5亿部,同比增长84%。问题是当增长84%的时候,这个行业跟你没有关系了。

这个评价早在坊间广为流传,以致于后来传到了罗永浩的耳朵里,在吴晓波上市失败之际给了一击反击。

吴晓波讲这句话,我认为纯属外行。

2014年,中国手机行业的大门依旧没有彻底关上,同样是2014年入行的一加手机,靠着稳扎稳打,时至今日依然活得很好,并且仅用了两年的时间——2016年就已经实现了盈利。

相反,早早进入手机行业、做得比小米差的企业也不是没有,比如说魅族,09年就出了第一台触摸屏智能手机——魅族M8。而如今跟他的后来居上者小米相比,已经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别。

对于锤子科技,罗永浩的定位很精准:他并不是做一款大众手机,就是做一款很小众的精致的国产手机,从这一方面来讲,偌大的手机市场容下这样一个独特气质的品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另一方面,很多人对罗永浩有所误解,人们认为,罗永浩和贾跃亭一样,两者都是骗子。

但事实上,两者有着根本的不同,比如:你们几时在贾跃亭身上看过一丝他懂产品的影子?除开能张大嘴巴吹以外,在我看来,贾跃亭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外行。

但罗永浩不同,他是很懂自己的产品的。市面上流传着一个很经典的段子:

有一次,一张海报送到罗永浩的面前,他一眼看出左右边框不齐,设计师拿回去检查,发现左边比右边多了一个像素。

从很多的例子我们都能看出,罗永浩不仅仅很懂他的行业,而且很专业。我认为,只有当一个人真正想着将自己企业做大做强的时候,他才会如此的专业、才会投入如此多的时间去研究自己的产品。你们几时见过贾跃亭身上有这种故事发生的?

罗永浩根本的原因还是性格,他骨子里带着自恋,诚然,自恋成就了他,让他成为了一个长盛不衰的网红,但也害了他,让他产生了幻觉,觉得自己能像乔布斯一样,以一己之力改变所有人的看法、引领世界科技的走向。

因此,在手机行业需要跑马圈地、占据流量的时候,罗永浩打算走小众高端精品路线,当大家从低端往上走、需要建立品牌认识度的时候,罗永浩又独树一帜地做低端手机,输得一塌糊涂。

正是因为他想让一个小型的创业公司一开始就冲击最高端,甚至超过苹果的品控,导致了出货难、品控难、定金退款等一系列的问题,在流量红利期丧失了基础,也正是因为前面的节节败退,导致不得不又反过来从低端做起——但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输得差不多了,即使后面再增加副业,也不足以挽救他的核心业务。至于最后的TNT ,只是进一步加速了锤子科技的死亡。

在面临着公司至关生死的大事方面,罗永浩没有一个能把握得住的:出货时间、品控、价格、待机时间、拍照,而一些别人都不在乎的小玩意,比如手机边框的断点、他自我津津乐道的九宫格、隐藏手机Sim 卡槽,他会花十倍的精力投入进去琢磨。

罗永浩经常将其称为“工匠精神”,但工匠精神不是大方向错了靠小细节弥补,而是大方向没出错的情况下,小细节比别人更优秀。

这样看来,罗永浩更像是个关在自己世界里的人,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嗨到不能自拔,而旁边的观众却没有任何知觉。

雷军经常将自己比喻成“一头台风口上的猪”,如果这样比喻的话,罗永浩更像是一只逆风行进的蚂蚁,你再勤奋又怎样?逆风行进,迟早是要失败的。

即使像吴晓波说的那样,时机对了又怎样?依旧是赢不了的,罗永浩的性格就是如此,即便提前几年,之前面临的所有问题,依旧会再重新来一遍,直到最后陷入泥潭实在没有办法了,才甘心以落寞的悲剧收场。

罗永浩的自恋,是体现在每一个地方。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讲,这叫“全能性自恋”,他总觉得自己是个全能神,做什么都能成功。然而从老东家新东方出来后,在罗永浩长达十几年的商业版图上,从来就没有过成功的痕迹,全是失败:

2006年7月31日创办牛博网,2009年1月9日下午,牛博网国内服务器被关闭,牛博国际也无法访问。

2008年6月,罗永浩创办“老罗和他的朋友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即北京市海淀区至圣嘉德培训学校。该机构从创业以来,仅11年一年实现了盈利,其他年份均为亏损,其中第一年亏损达300万。据媒体报道,该机构于2015年1月中旬转给了楷德教育。

就连跟罗辑思维合作的专栏——《罗永浩的创业课》,最后也以“个人时间和精力”原因而不得不被迫中止,最后不仅仅给所有学员全额退款,还退了每人50元的节操币作为补偿草草收场。

作为一个掌握巨大流量但从未成功过的人,在罗永浩的内心里,他依旧是很想赢的。9月29号,罗永浩还在继续吹牛逼,说自己3年内会回来继续做手机:

我不知道罗永浩是在装傻还是故意在演戏,手机行业经过红利期和膨胀期的洗礼,已经形成了很明显的寡头阶段。就连罗永浩曾经赞不绝口的雷军,今年在手机行业也屡屡受挫,无论是低端的红米还是高端的Mix 系列,统统被同行所狙击。

2018年2月,雷军在小米的年会上定了个大目标:“小米手机要在十个季度内,重回国内市场第一!”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 Canalys 的报告显示,2019 年 Q1 小米是国产手机厂商中跌幅最大的一家,出货量为 1050 万部,同比下滑 13%,市场份额从13.3%下降到了 11.9%。而同样根据IDC 的数据显示,小米  2018 年国内出货量同比跌了 6%。

不仅于此,就连小米最大的优势——智能家居,所有的手机产商都在以更深入的方式侵入,他们不仅仅在自己研发芯片、系统,还在做出手机、智能家居一体化的最佳体验。

一家世界500强的企业尚且如此,更何况锤子科技,一家负债累累随时要垮的小厂。

身为行内人,罗永浩应该是知道,即使他回来,也无事于补。低门槛的时候没有把握住,高门槛就更加没法站住脚。手机行业不像其他任何行业,不是你想进来就能进来,他需要的是技术的长期积累。没有沉淀,你资金再雄厚也无法填补时间上的空白。

手机行业风云激荡,3年以后,必然又是另一番不同的景象,那时别说罗永浩,就是乔布斯从棺材里跳出来,锤子科技也没可能收购苹果。

由手机行业跳到电子烟行业的罗永浩祸不单行,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两部门发布了2019年一号通告,要求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这一次,留给罗永浩吹牛逼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

随机推荐